湘西州上半年规模以上其他营利性服务业发展情况及对策建议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8-09

打印本页

  规模以上其他营利性服务业,是指达到一定规模的以营利为目的,以产业化发展为方向,并受市场机制调节供求的服务业,其涵盖范畴包括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三大行业门类以及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两个行业大类。按照当前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第三产业中的其他营利性服务业采用规模以上其他营利性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长速度进行推算,其发展速度直接影响全州第三产业乃至GDP的发展程度。现将今年上半年湘西自治州规模以上其他营利性服务业企业运行情况作一简要分析,为各级领导更好地规划发展服务业提供参考。

  一、总体运行情况

  截止今年六月底,全州共有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95家,其中其他营利性服务业企业39家,主要涉及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商务服务业,居民服务业,其他服务业,广播、电视、电影和录音制作业,文化艺术业7个行业大类。从1-6月份统计数据看,目前全州其他营利性服务业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一)营业收入增速下行趋势明显

  1-6月,全州39家规模以上其他营利性服务业企业共实现营业收入3.62亿元,同比增长3.2%,今年以来,其他营利性服务业营业收入的增速下行趋势明显。

  (二)行业发展不均衡,差距大

  一是各行业大类企业个数不均衡,1-6月,在全州39家其他营利性服务业企业中:商务服务业企业就占22家,占全州规模以上其他营利性服务业单位的56.4%;居民服务业,企业7家,占17.9%;文化艺术业,4家,占10.3%;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均只有2家,各占5.1%;其他服务业,广播、电视、电影和录音制作业,均只有1家,各占2.6%。由此可见,商务服务业对全州规模以上其他营利性服务业总体拉动作用较为明显,目前,企业分行业数量及规模不均衡状况可能长期存在,所以对占比较大的服务业企业进行监控显得尤为重要。

  二是各行业大类营业收入增速差距也很大,1-6月,居民服务业,商务服务业,互联网和相关服务3个行业大类营业收入实现增长,同比分别增长67.7%、4%和1.5%;其中居民服务业,同比增长67.7%,主要原因是湘西自治州湘能农电服务有限公司由于企业改制,将全州8县市的农电服务公司合并成这一家公司,上年基数很小,导致其增速很快,达到648.7%,拉动该行业快速增长。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广播、电视、电影和录音制作业,文化艺术业3个行业大类是负增长,同比分别下降32.2%、35.1%和15.8%;还有一个行类大类——其他服务业,只有一家去年底才新进的企业,去年同期基数为0,无法计算增速。

  三是各行业大类企业营业收入所占比重及其对整个其他营利性服务业的影响极不平衡。其中商务服务业的影响最大,该行业大类共有22家企业,占全部其他营利性业企业数的56.4%,主要包括旅游社及相关服务(12家)、保安服务(7家)、会计、审计及税务服务(1家)、劳务派遣服务(1家),1-6月,该行业实现营业收入2.76亿元,占全部其他营利性服务业营业收入的76.2%。因此可见该行业的增速就直接决定了整个其他营利性服务业的增速。1-6月,该行业大类营业收入增速为4.0%,而全部其他营利性服务业的增速为3.2%,主要是由于三个增速为负的行业大类的下拉影响。

  (三)企业冷热不均,四成多的企业营业收入下降

  从分企业收入增减幅度看,1-6月,全州39家其他营利性服务业企业中,营业收入达千万的有9家,实现营业收入2.47亿元,占全州其他营利性企业营业收入的68.2%;达百万的企业22家,实现营业收入1.12亿元,占总收入的31%;百万以下企业8家,实现营业收入284.1万元,占总收入的0.8%(2家企业本年无收入)。近六成企业实现收入不同增长,四成多的企业收入下降,其中下降幅度超过20%以上的企业9家,占全部其他营利性企业的23.1%。

  (四)新增其他营利性服务业企业拉动作用有限

  今年以来,全州只有2家新增其他营利性服务业企业,而且这两家企业规模较小,上半年营业收入还不到百万,对全州其他营利性服务业增速的拉动作用十分有限。

  二、全州规上服务业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单位数量少,企业规模小

  截止5月底,湘西州规模以上其他营利性服务业企业仅有39家,在全省14市州中最少,比张家界还少26家,占全省的比重仅为1.5%。1-5月,全州规模以上其他营利性服务业企业平均营业收入746.15万元,不到全省平均水平的一半(全省平均1651.94万元),39家仅有9家营业收入达到千万,有4家企业营业收入不到200万,从业人员不满50人(入库下限值),处于直接退库的边缘。

  (二) 县市发展不平衡,差距较大。

  从营业收入总量来看,1-6月,全州8县市中,营业收入达到千万的县市有吉首市、永顺县、凤凰县、保靖县、古丈县,其中,吉首市其他营利性服务企业实现营业收入2.08亿元,占全州其他营利性服务业企业营业收入的57.5%,所占比重在县市中最高,对全州其他营利性服务业起到决定性作用,其余县市其他营利性服务业由于企业规模不大,发展不均衡,对全州影响程度有限。

  从营业收入增速看,全州8县市出现“五升三降”格局。吉首、保靖、古丈、永顺、龙山五县市其他营利性服务业营业收入均呈现不同程度增长,增长最快的是保靖县,同比增长68.5%。泸溪、凤凰、花垣三县出现下降,其中:花垣县今年以来其他营利性服务业营业收入为0,凤凰县下降37.4%,泸溪县下降2.4%。

  (三)“个转企”难题较为突出

  经过实地走访调研发现,各县市服务业企业中存在一些规模已达到规上服务业统计标准但却不能纳入统计范围的个体工商户(如大型超市、歌厅、影楼等)。个体工商大户不愿转企的原因主要有3个:一是法律法规没有强制约束。按照现行的工商登记制度,对申报的经济体达到什么条件必须登记为相应的经济类型,随意性较大。二是思想观念比较保守。多数个体工商大户担心转为企业之后被相关职能部门当做重点监管对象。三是经营成本相对较低。相对企业而言,个体工商户登记注册门槛低、税费缴纳额度低、政府监管标准低、社会义务承担量少。部分经济体出于规避社会负担和政府监管、降低经营成本的目的,希望保留个体性质。因此,“个转企”问题为全州扩大服务业企业统计带来一定困难。

  (四)旅游企业营业收入不能真正反映目前全州旅游火爆情况。全州规模以上其他营利性服务业的7个行业大类中,商务服务业企业最多,影响最大,它又包含的4个行业小类,其中,旅行社及相关服务对该行业大类的影响又是最大的,它有12家企业,营业收入共1.35亿元,分别占该行业大类的54.5%和49.1%。而1-6月,这12家旅游企业的营业收入增速为-3.03%,有一半企业的营业收入为负增长,这也是造成整个其他营利性服务业增速不快的主要原因。商务服务业中的其他3个行业小类——保安服务、会计、审计及税务服务、劳务派遣服务都实现了较快或者稳定的增长,1-6月,这3个行业小类的营业收入增速分别12.8%、9.7%和5.9%。

  (五)服务业企业入库遇到新标准

  从2018年底开始,服务业企业进入“四上企业统计名录库”标准有了新调整,除基础条件外,对从业人员有了新要求,要求从业人员满50人的新纳入企业需提供加盖社保部门或单位公章的从业人员缴纳社保的证明,也就是说,缴纳社保的从业人员必须够50人才可以入库。这一标准严重制约了服务业入库企业的数量,例如家政企业,如参与社保人员不足50人的则不能入统。对于湘西州而言,营业收入超1000万以上的大型企业较少,从业人员按新标准后,入统工作更是难上加难。

  三、对策建议

  其他营利性服务业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支撑地区生产总值核算的重要指标之一,其发展速度的快慢对全州服务业增加值及GDP核算的影响不容忽视。

  (一)密切关注企业经济运行

  湘西州规模以上其他服务业发展速度与全省平均水平差距较大,1-5月与全省平均水平低6.7个百分点。建议各县市、相关职能部门要及时了解和掌握企业经营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做到早发现、早预警、早谋划;同时找出发展中的短板和不足,分析落后原因,提高企业发展和应对风险挑战的能力。

  (二) 加大服务企业培育力度

  发展服务业企业不仅要培育企业的个数,更要注重企业的规模。相关职能部门要加大企业的培育力度,一是加大对其他营利性服务业的市场培育力度,在用地、人才、融资等要素方面尽可能地多提供支持,扶持有市场发展前景的企业做大、做强,不断充实全州其他营利性服务业企业数量,壮大企业经营规模。二是相关职能部门要加强调研,在职能管辖范围内积极挖掘,抓好大个体变法人企业工作,及时将达到界定标准的规下法人企业和个体企业纳入重点培育企业名录库,发现达标企业积极督促企业申报,将够条件够标准的企业及时纳入规上服务业统计,避免漏统,更好地反映服务业经济运行态势。三是出台扶持政策。为激发企业做大做强、持续良性经营,建议出台专项财政资金扶持奖励服务业企业入库及补贴企业统计工作经费。

  (三)充分利用资源优势加快服务业发展。

  利用资源优势发展当地经济是区域比较优势理论的重要应用,也是经济落后地区经济增长的一个好思路、好路子。全州也曾有过利用矿产资源优势发展矿产品加工业,利用文化旅游资源优势发展旅游业的成功经验,但全州还有一个优势资源往往被忽视,那就是人力资源,全州每年有几十万劳务输出人员,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湘西州的劳务输出是以自发和亲朋好友帮带为主,但这种输出也带有较大的盲目性,因此在州内搞好富余劳动力的职业技能培训和组织好输出队伍,对于提高外出务工人员的综合素质,积极开发利用全州劳动力资源、实现城乡统筹就业、加快扶贫攻坚进程、加快城乡居民脱贫致富具有长远的战略意义。特别是对经济比较贫困,工业基础特别薄弱的湘西州来说,充分利用富余劳动力资源组建劳务派遣公司、安保公司、家政服务公司,走劳务输出规模化和产业化之路,更是一条治穷致富和统筹城乡就业与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好捷径,对于助推全州商务服务业和生活性服务业快速发展也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四)探索“互联网+”模式,推动现代服务业发展

  引进“互联网+”技术,结合全州实际,建立接地气的“互联网+”产业园及孵化器,融合本地资源打造一批具备互联网思维的企业,推动现代服务业发展。

  [供稿:湘西自治州统计局何孝干]
[审核:徐林]
[责编:张艳]

湘西州上半年规模以上其他营利性服务业发展情况及对策建议

11063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