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衡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稳步增长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8-13

打印本页

0

  今年以来,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国内经济形势,衡阳努力改善消费结构,不断拓宽消费渠道,充分挖掘消费潜力,全市消费品市场总体运行平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稳步增长。

  一、基本情况

  上半年,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71.78亿元,同比增速9.9%,较上年回落0.9个百分点,较一季度相比高出0.3个百分点,与上月环比,提高了0.2个百分点,整体上仍然保持着平稳增长的态势。

  (一)从消费地区看

  上半年,城镇社会消费零售额599.4亿元,增长9.9%,增速较一季度提高0.3个百分点;乡村社会消费零售额72.38亿元,增长9.7%,增速较一季度回落0.2个百分点。

  (二)从消费形式看

  上半年,批发业完成零售额41.51亿元,增长7.5%;零售业零售额539.66亿元,同比增长10.6%;住宿业完成零售额13.34亿元,增长11.2%;餐饮业完成零售额77.26亿元,增长6.6%。零售、住宿行业零售额增速分别比一季度提高0.7和1.7个百分点,批发、餐饮业零售额增速比一季度稍有回落。

  (三)从限上类别看

  一是部分升级类商品增势较好。1-6月,限额以上法人企业商品零售类27大类商品中,有13类增速高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其中升级类如化妆品类、建筑及装潢材料类、家具类等商品零售额分别增长25.8%、20.5%、17.6%,均远远快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

  二是限上增幅下行压力加大。目前衡阳市消费品市场运行稳中趋缓,总量持续增长,但限上增幅下行压力有所加大。上半年,限额以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43.07亿元,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2.6个百分点。其中:烟酒类、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日用品等传统商品的增长速度呈现明显的回落态势,增速较1-3月分别回落2.9、2.6、3.6个百分点;在其它的享受升级型商品中,文化办公用品类、金银珠宝类、家具类、增速较一季度同比回落16.9、12.8、6.4个百分点。

  二、几点问题

  (一)实体经济面临诸多挑战。一是从全市批零住餐限额以上法人单位中看,上半年,累计零售额负增长的企业有87家,较上年(77家)同期增加10家;累计零售额同比负增长12.3%,拉低全市限上法人累计消费品零售额1.57个百分点。二是从相关重点企业销售情况来看。上半年,全市限额以上前20位商品销售重点企业共实现零售额138.8亿元,增速低于全部限上法人企业0.8个百分点。当前实体经济运行成本也偏高,企业面临着原材料、人力资源等多重价格上涨的影响。实体经济供给侧结构改革需更多需催生更多变化,加快前进的步伐。

  (二)对汽车、石油类依赖较强。汽车、石油及制品类两类商品零售额合计已达限上法人消费品零售额的50%以上,汽车类占30%以上,此两类商品仍是拉动本市零售行业的主导力量。1-6月,汽车类零售增速出现回落。全市限上汽车类商品实现零售额约50亿元,同比增长13.3%,比去年同期回落2.9个百分点,比1-3月回落0.7个百分点,比1-5月份回落0.5个百分点。由于车辆购置税新规从下个月开始实施,对于准备入手车辆的消费者来说无疑是一项利好,部分消费者选择“持币观望”,等待新规的红利落实。

  (三)城乡居民消费更趋谨慎。目前,国内外经济形势依然错综复杂,面临的不确定因素仍然较多,经济增长动力仍显不足。主要是教辅类支出占家庭消费比重越来越大,其他消费被压缩。在当今家庭消费当中,孩子的教育支出占据越来越大的比重,无形对其他消费就产生了一定的压缩作用,其次是收入增长放缓及购房、租房压力增大等方面导致大众消费预期和前景展望信心不足,居民商品消费意愿和行为趋于谨慎保守。

  三、相关建议

  (一)着力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市场环境的优劣直接影响到企业成本和进入市场壁垒的高低,政府部门应当积极主动对接企业,从需求端、供给端为企业出谋划策,提供高效优质服务,通过扩大市场开放程度、调整税收结构、市场监管转型等助力实体经济发展,包括降低企业税收负担、取消或降低部分政府性基金、支持企业开展技术改造升级等,鼓励和引导更多优质生产要素进入实体经济领域。不断优化有效供给结构,实现供需动态平衡;创新实体经济的融资渠道,鼓励更多的社会优质资本进入实体经济,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多资金支持,并通过专业指导帮助企业在资金运用上“物尽其用”。

  (二)加大对新型消费领域关注。随着经济和科技发展水平的不断提高,消费进入了加速升级的新阶段,城乡居民正在经历从大规模、同质化、普及型的消费,向多样化、差异化、高品质的新消费转型,着力扩大信息消费、养老消费、健康消费,促进新型电子产品、智能家电等热点商品销售;企业要积极主动对接市场,加强对新型消费领域的市场监测分析,顺应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趋势,加快构建新的消费体系,更好满足智能化、个性化、时尚化消费需求,合理引导市场供给,增强热点商品销售对消费品市场增长的带动作用。

  (三)多渠道促进居民收入增长。消费仍是本轮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收入水平是决定居民消费水平的根本因素,只有提高居民的收入水平,才能提高居民的消费能力,确保居民收入稳定增长是扩大内需的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之一。要多渠道、多形式扩大低收入家庭就业,增加居民工资收入;加大对基本公共服务设施和体系的建设投资力度,健全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加强医疗、教育、养老、失业、社会援助等社会保障的力度,以解决居民的“后顾之忧”,提振居民消费信心,不断释放居民的消费需求;继续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多渠道促进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型就业,进一步优化政策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供稿:衡阳市统计局段乐]
[审核:徐林]
[责编:张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