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市农村能源消费情况的研究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9-07

打印本页

0

  能源是人类社会生存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充足的能源供应是保障经济社会发展的必要条件。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优质充足的能源供应及良好的能源服务将为农村经济的发展续航加速。目前长沙农村地区的能源消费仍以煤炭为主,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短期内难以成为农村能源消费的主力。长沙两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为能源转型变革提供了重要契机,也为农村地区的能源发展夯实了基础。本文从长沙农村地区能源消费现状入手,通过剖析长沙农村能源发展的现实困难,提出了农村能源建设与发展的对策建议,以期为长沙经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提供有益思路。

  一、长沙农村能源消费的现状

  (一)农村生活能源消费增长较快。农村生活能源消费包括维持农村居民全部日常生活活动的能源供应,即炊事、照明、采暖、制冷、家用电器、文化娱乐等活动的用能。据初步统计,2017年长沙农村生活能源消费量同比增长10.5%,比2016年提高1.7个百分点。其中煤炭消费占全部农村生活能源消费比重的31.6%,比2016年下降4.3个百分点;电力消费占全部农村生活能源消费比重的25.9%,比2016年下降4个百分点;天然气消费占全部农村生活能源消费比重的9.6%,比2016年提高1.3个百分点。沼气年使用量占到全部农村生活能源消费比重的15.6%,比2016年提高11个百分点。

  (二)农村生产能源消费显著提升。农村生产能源消费包括农业生产即农林牧渔生产、村办企业、乡镇企业生产中的能源消费。据初步统计,2017年,长沙农村生产能源消费同比增长22.2%。其中,煤炭消费占全部农村生产用能比重达到37.9%,比2016年下降4.1个百分点;成品油消费占全部农村生产用能比重的37.4%,比2016年提高3.5个百分点;电力消费占全部农村生产用能比重的17.4%,比2016年提高0.8个百分点;薪柴消费占全部农村生产用能比重的1%,比2016年下降了0.2个百分点。

  (三)农村商品能源消费的主导地位突出。农村商品能源消费是指农村地区进入商品市场交易的能源消费,分为农村生活商品能源消费和农村生产商品能源消费。据初步统计,2017年,长沙市农村商品能源消费同比增长12.4%,比2016年提高41.8个百分点。农村商品能源消费占全市农村能源消费的比重的88.7%,可见在农村能源消费中,商品能源消费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其中,2017年农村生活用能中的商品能源占全部农村生活用能比重达到76.4%;农村生产用能中的商品能源占全部农村生产用能的比重达到99%。

  (四)农村煤炭消费占能源消费的比重逐年下降。近年,随着农村环境综合整治的深入推进,长沙农村地区加大了“煤改电”“煤改气”及新能源的广泛利用,农村煤炭消费占农村地区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初步测算,2017年,农村地区煤炭消费占全部农村能源消费总量的35.1%,比2015年降低了10个百分点,比2016年降低了4个百分点。

  (五)农村可再生能源消费潜在优势明显。目前,长沙农村地区推广和使用的可再生能源主要包括,沼气工程、省柴节煤灶、节能炉、太阳能热利用、小型电源利用、秸秆综合利用等。2017年,长沙农村沼气用户数18.5万户,年总产气量8301.27万立方米;省柴节煤灶49.68万台;节能炉48.41万台;太阳能热水器由于节能、省钱、方便、清洁而深受农户青睐,2017年末,农村地区太阳能热水器共计12.74万台,比2016年新增0.34万台。小型光伏发电共202处,比2016年新增45处,累计装机容量1.1万千瓦,比2016年增加1万千瓦。秸秆综合利用率为32.3%,比2016年提高1.9百分点。

  二、农村能源消费与发展存在的问题

  (一)农村能源发展政策支持力度不够。尽管近年政府在能源项目上加大了政策扶持力度,给予沼气、节能炕、太阳能热水器等项目的专项补贴,但由于农村地区能源需求的不断提升,政策资金的扶持保障力度仍无法满足农村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据全国第三次农业普查数据资料,截止到2016年,长沙市农村地区(包括长望浏宁及内五区农村)通电率已经达到100%,但是仍旧面临新一轮的电网提质增效,全市仅有20.9%的村接通天然气,农村地区能源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相比城市依然薄弱。加上受农民自身经济收入限制,能源的可持续利用在自筹资金方面存在一定困难,在家庭太阳能热水器、小型沼气池等项目的后期维护上捉襟见肘,制约了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在农村地区大范围推广。

  (二)可再生能源未能得到有效利用。可再生能源利用近年在农村地区得到了快速增长,但由于各市场主体在可再生能源利用方面的责任和义务不明确,利用效率不高,“重建设、轻利用”的情况较为突出,此外,全国碳排放市场尚未建立,目前的能源价格和税收制度尚不能反映各类能源的生态环境成本,没有为可再生能源发展建立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因此,可再生能源供给与需求的不平衡、不协调,致使可再生能源可持续发展的潜力在农村地区未能充分挖掘。并且可再生能源整体对政策扶持的依赖度较高,受政策调整的影响较大,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三)能源消费造成生态环境问题。农村地方能源消费分散,利用方式落后、废弃物处理困难等问题,使得农村化石能源消费产生的有害废弃物直接进入或长期蓄存于农村居民生活环境当中。一方面,家庭散煤燃烧排放的CO?、SO?,是造成气候变暖、酸雨加重、呼吸道疾病等的主要诱因,并且,农村蜂窝煤、煤球直接燃烧产生的煤渣等固体废弃物,由于得不到妥善处理,经常和其他生活垃圾一样随意堆弃,破坏了农村生态环境的整洁美观。另一方面,以秸秆、薪柴为主的农村非商品能源的燃烧,形成悬浮颗粒物、SO?、CH4、NOX等物质,极易造成地区空气质量恶化,雾霾天气增多,严重危害人体生命健康。

  (四)农村能源技术管理和服务薄弱。由于农村能源市场的不规范,能源政策法规的不健全,市场准入机制的不完善,农村能源技术管理和服务支撑相对薄弱。一是基础服务配套设施不健全。例如煤、气、电在当前农村生活用能中占据一定比例,但供应网点和售后服务网点与城镇相比存在一定差距。二是缺乏专业的能源技术管理人才。农村地区很多沼气池、家用太阳能热水器由于缺乏专业人员进行跟踪服务和定期检修,导致新能源设置运营效率不高、后期维护不善。一方面设备缺少维护,减少了设备的使用寿命,降低了利用率;另一方面,缺乏必要的服务和管理,打击了农民使用新能源产品的积极性,长远看不利于农村新能源利用的可持续发展。

  三、农村能源发展的路径选择

  (一)严格控制能源消费,树立农民节能观念。一是控制能源消费的总量。坚持把节能作为“第一能源”,深入实施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把能源消费总量和能源消费强度作为经济社会发展重要约束性指标,建立科学的指标分解落实机制,通过合理控制消费总量,全面推进节能降耗。二是下乡开展节能环保宣传,让农民充分了解使用清洁能源的优势和对生活带来的便捷。并且,加大对节能家电和新能源汽车“下乡”的政策扶持力度,让广大农民群众了解清洁能源、接受清洁能源、使用清洁能源。通过倡导农村绿色生活方式,减少不合理能源消费,树立勤俭节约能源消费观,增强农民环保节能意识。

  (二)调整能源结构,推动向多元化转型。一是降低煤耗比重,实现低碳化。近年,长沙农村地区煤炭消费占全市能源消费的比重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按照国家、省市对农村能源发展的总体要求,必须严控煤炭消费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通过减少煤炭供给、“煤改电”“煤改气”及发展农村可再生能源等措施,逐步减少农村散煤的使用,实现能源消费向低碳化发展,让清洁能源成为农村能源增量的主体。二是培育新能源,实现多能互补。优化农村能源消费结构,应遵循“因地制宜、多能互补”的方针,根据当地的资源禀赋、经济发展程度、农民承受能力选择适合的消费形式,未来农村的能源消费将呈现多元化发展方向。长沙全年日照时数为1600-2000小时左右,属于太阳能辐射四类地区,可以推广太阳能热水器、太阳能集中供热等。长沙属生物质能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在沼气发电、垃圾填埋发电、秸秆发电、生物替代燃料方面具有优势。同时,长沙具有良好的地源热泵利用、地热供暖条件。农村地区的荒山荒坡、农业大棚或设施农业等都可利用建设“光伏+”项目,推动光伏和风力发电在提水灌溉等农业生产环节中的应用。

  (三)增强能源供给,激发体制创新活力。一是构建高效的能源市场体系。创新体制机制,加快形成企业自主经营、消费者自由选择、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的能源市场体系。鼓励和引导各类市场主体依法平等参与能源领域投资运营,实现市场主体多元化。明确公平开放透明统一的市场规则,打破地区封锁、行业垄断,加强市场价格监管和反垄断执法,健全市场退出机制、能源市场监管机制,通过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构建公平竞争的能源市场体系。二是创新能源科学管理模式。通过能源科学管理模式创新,推动能源生产消费新模式、新业态发展壮大。建立健全支撑能源绿色发展的财税、金融服务体系和能源统计制度,完善计量体系和能源消费总量、环境质量、节能减排等目标考核体系。全面建设“互联网+”智慧能源,推动能源生产管理和营销模式变革,通过能源系统人工智能、大数据应用等创新行动,推进能源互联网建设。

  (四)推广节能技术,实现能源绿色升级。一是大力推广清洁低碳技术。以绿色低碳为主攻方向,适度推进煤炭向深加工方向转变,探索煤炭清洁开发利用技术,鼓励煤炭资源综合利用,提升煤炭资源附加值和综合利用效率。加大可再生能源的技术研究,搭建可再生能源综合技术研发平台,加快掌握关键技术的研发和设备制造能力,加快推动小型风电、光伏发电、生物质发电等可再生能源技术创新,将技术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以技术手段实现能源消费的绿色升级。二是探索研究智慧能源技术。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的迅猛发展,能源数字化革命呼之欲出。加强智能电网技术研发应用,推动先进基础设施和装备关键技术、信息通信技术及调控互动技术研发示范。集中攻关能量信息化与信息物理融合技术、能源大数据技术及能源交易平台与金融服务等能源互联网技术。智慧能源契合了当下时代发展的需求,并将加快传统能源迈向绿色能源、共享能源新的步伐。

  (五)优化能源服务,提升管理精细水平。一是加强供能基础设施建设。着力完善用能基础设施建设,切实提高能源服务水平。推进新一轮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促进城乡能源协调发展。加快天然气支线管网建设,扩大管网农村覆盖范围,提高农村天然气供给普及率。并且加强能源规划布局,调整完善能源开发收益分配机制,重点实施光伏、水电、天然气开发利用等工程,增强贫困地区能源发展“造血功能”。二是提升能源服务管理水平。完善能源设施施工、检修、运维等技术服务,培育能源专业化服务人才,保障农村居民基本用能需求,降低用能成本。同时,积极推动可再生能源项目的自动化管理水平和技术改造,建立较为完善的能源产业服务和技术支持体系。建立能源发布、咨询、检修的系统服务平台,对能源生产、销售、库存、消费等信息进行统计监测,实现对能源消费与节能情况的信息化管理,准确掌握能源供需动态信息。通过建立更加精细化的能源服务体系,引导能源消费升级,提高能源供给效率。

[供稿:长沙市统计局    曾    萌]
[审核:徐    林]
[责编:钟军德]